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官道仕途 第三十一章 创业(上)

时间:2018-05-16
第二天醒来,狄力觉得精气神都很饱满,是呀人逢喜事精神爽,更何况这是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,狄力觉得充满了动力。他想给周书记打了个电话,问了一下乡里的情况,然后给周书记说,辣椒的事自己还要在落实一些,可能还要在市里待上一天。周国亮告诉他乡里一切正常,村民听说辣椒的事有了着落,心气都已经平稳了,让他放心的在市里落实这件事,家里的事不用他操心。
  挂了电话,狄力起身穿好衣服出了卧室,看着客厅里忙碌的马德芬,狄力问道「妈,倩玉上班去了?」
  马德芬看狄力起来了,放下手中的抹布说「是啊,早餐在桌子上,要是凉了,我在给你热热」。
  狄力走到她的身边说「不热了,我有更好的早餐吃」说完,两手捧着马德芬吻上她的唇。马德芬热情回应着他,两个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中纠缠着嘶咬着。狄力大口吞着马德芬的唾液,然后放开她说「没有什么比这早餐更有营养的了」。
  马德芬羞红脸说「力儿,我都是一个老太婆了,值得你这么做吗?」
  「你是老太婆?怎么可能,你和倩玉在一块,不知道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!」狄力奉承道。
  马德芬听了心中欢喜,嘴上却说「胡说八道,你就捡好听的说吧」马德芬的双手紧紧的搂着狄力的腰,小腹在狄力的胯间扭动着。狄力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务很艰巨,于是放弃了和马德芬欢好的念头说「妈,我的小骚妈,今天我有重要的事,不能和你做爱,我们再找机会好不好」。
  一句小骚妈,惹的马德芬春情骚动,她低声说「去你的,谁想和你做爱,你不知道我是你妈?你还想上我,你个小畜生」。
  狄力又和她亲了一会说「妈,我今天真的有事,该走了」。
  马德芬失望的放开他说「那也要吃了饭再走啊,不能空着肚子去办事呀」。
  狄力听了邪笑道「对,不能空着肚子去办事」他特意在办事两字加重了语气,气的马德芬又轻拍了他几下。
  狄力来到楼下,拿出手机给卫生局打电话「喂,卫生局总机吗?请转一下孙副局长办公室。姑姑,是我,狄力,现在有时间吗?我有个事想和你说一下」。
  听到狄力的电话,孙佳惠心里一阵激动,半年了,自己就和他做过几次,特别是最近几个月,连狄力的影子几乎都看不见了,她连忙说「有空,这样吧,你先到我家等我,我马上回家」。
  来到孙佳惠的家,开门的是小保姆美玲,美玲见是狄力,脸上一红,羞涩的说道「狄乡长,你来了,吴书记和孙阿姨都不在家」。
  看着美玲羞红的脸庞,狄力色心又起,伸手捏了一下美玲的脸蛋说「我知道,我和姑姑约好了,她让我在家等她的」。
  美玲的脸更红了,说话的语气都变了「那……狄……狄乡长……你进屋吧,我给你倒茶。」说完,慌乱的转身去拿茶叶,往外拿茶叶的时候,竟然撒了不少。
  狄力看到这个情景笑了「紧张什么,我又不吃你,你怕啥。这茶叶很贵的,小心点」。
  「哦,我知道了」美玲手忙脚乱的把茶几上的散落的茶叶又收回茶盒,然后倒水沖茶/ 没等多久,孙佳惠就进了家门,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狄力,孙佳惠的眼里露出欣喜的神色。她转头对美玲说「你先回你自己的屋吧,我和狄乡长上楼去谈点事。我不叫你,你不要上来」。
  美玲点头答应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  狄力起身随着孙佳惠上了楼,刚进卧室,孙佳惠就搂着狄力亲吻起来。
  狄力和她亲热一会,分开说道「姑姑,我有事找你说」。
  孙佳惠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,一边说道「先别说,到床上去,我都想死你了,你这个小没良心的,是不是乡下的小姑娘把你给缠住了,忘了我这个姑姑了」。
  狄力看她这么急色,只好把事先放在心里,只有把她伺候好再说了。看见狄力把衣服脱光,孙佳惠立刻坐到床边,让狄力跪在地毯上,把狄力的头按向自己的阴户。
  看着坐在床边,大腿尽力分开的孙佳惠,狄力也觉得激动,熟女就是好啊,特别是骚浪的熟女就更好了。孙佳惠胯间的阴毛乱蓬蓬的耸着,小穴随着腿部肌肉的收缩而一张一开,从穴内流出的淫水已经流到肛门附近。狄力低下头,张开大口先将穴外的淫水全部舔净,紧接着用嘴堵住穴口,一阵狂吸。
  「哦……爽啊……」孙佳惠一边叫着,一边扭动屁股,双手紧紧抓住狄力的头髮。
  那股熟悉的骚味冲入狄力的鼻中,狄力兴奋的快速吸了几下。和倩玉那淡淡的骚味不同,孙佳惠身下的气味浓重了许多,混合着尿液味道的气息更能刺激狄力的神经。狄力的舌头在穴内穴外上下翻飞,一会插入阴道,一会舔弄阴蒂,手指也没闲着,沾着淫水的手指捅进她的肛门里。
  孙佳惠几乎从床上掉下来,大半个屁股在空中悬着,头也随着屁股的扭动而左右的晃动。「狄力,我的儿啊,你好会玩啊……哎哟……你把你妈弄死了……」孙佳惠欢快的叫着。
  狄力又吸吮良久,站起身,将已是硬挺的鸡巴伸到孙佳惠的脸前。「啊……」失去舌头和手指抚慰的孙佳惠,立刻觉得阴户和肛门的空虚。看着眼前的鸡巴,她立刻伸手握住,送到了嘴里。和狄力性交不是一次两次了,她对狄力的需求很了解,知道此时该怎么做。她大口吞吐着狄力的鸡巴,还用舌头在龟头上来回的滑动。
  狄力满意的一手扶在她的嘴边,感受孙佳惠给他的服务,一手抓住孙佳惠的乳房,大力的抓捏。
  孙佳惠从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呻吟,一边快速的套弄狄力的鸡巴,两只手也在不停的把玩狄力的小蛋。
  几个回合下来,狄力被她弄的慾火高涨,鸡巴从孙佳惠的嘴里抽出,一下子把她推倒在床上,架起她的双腿,鸡巴用力的插进孙佳惠的阴道。狄力大力的抽插着,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,他现在一门的心思就是快点搞掂孙佳惠,相比之下,那白花花的银子比起这个半老徐娘有魅力多了。
  「哦……好爽……哎呀……轻点……我的小祖宗……那不是一块烂菜地,禁不起你这么折腾!」孙佳惠虽然这么说,屁股却抬的更高了,而且还随着狄力的动作前后的摆动。狄力不理会她的话,继续的加大力量撞击着「哎哟……我要飞了……不行了,来了……来了」孙佳惠的全身肌肉都绷紧了,两只手紧紧的抓住狄力的胳膊,指甲刺入狄力的皮肤,两缕鲜血流了出来。
  狄力见孙佳惠高潮到来,也完全放鬆自己,腰眼一麻,精关一鬆,大股大股的精液冲入孙佳惠的阴道里。
  满足后的孙佳惠有些幽怨的对狄力说「你今天是怎么了,想把人弄死呀,一点也不温柔!」
  狄力嘿嘿的笑道「这么弄你,不舒服吗?」
  「舒服,可就是太快了,还没怎么着,高潮就来了,觉得不过瘾」孙佳惠羞涩的说。
  「舒服就行,我主要是怕不安全,美玲还在楼下,我怕她知道了,还是速战速决的好」狄力假意安慰着孙佳惠。
  孙佳惠想了想也对,然后问狄力「你找我有什么事?」
  狄力就把事情告诉了孙佳惠,孙佳惠听了,犹豫的说「500万,这可不是小数目,我怕你姑父不肯答应」。
  「姑姑,实话跟你说吧,这家公司有我一半的股份。我和倩玉商量了,準备从我们那一半中在分出来给您一半,这样一年大概有一百万到二百万」狄力把实话告诉了孙佳惠。
  「这么多!能行吗?」孙佳惠听到这么大的一个数字,觉得心动,又觉得害怕。
  「姑姑,我知道姑父是个廉洁的人。可是这年头没钱是寸步难行啊!你不说,我也能猜出你和姑父的存款不超过30万。听起来是不少,可是到了真需要钱的时候,您就会觉得钱根本不够用的。你和姑父年纪还不算大,再加上都还在职,可能觉不的钱的用处。以后你们的年纪大了,也退了下来,有个病什么的,还能像现在这样吗?万事不用操心,下面的人都已经安排好了,可退下来呢?人走茶凉,你也知道退下来的刘市长,他夫人还不是三天两头到老干局去要钱,虽说是全额的公费医疗,可那也要给呀,不给有个屁用。姑父还有上升的潜力,也许会到副省级或是省级,那也不如自己有钱心里塌实呀,姑姑你说是不是?」
  孙佳慧完全被狄力的一番话打动了,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害怕「话是这么说,可你姑父一再告戒我不准收钱,更何况这么大的数目」。
  「姑姑,我也没说这钱就放在你家里呀,要不怎么让倩雅到这个公司来上班呢。我们的钱就是要放在她的手里,您的亲侄女还信不过吗?这么做,纪委他们知道个屁呀,查也没办法查。等你退了,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钱拿走,不就万事大吉了」狄力继续给孙佳慧打气。
  「那倩雅真的靠的住吗?我和她的感情不如倩玉好,万一……」孙佳慧还是有点担心。
  「我索性就跟你挑明了吧,倩雅现在也可以说是我的另一个老婆,对我是死心塌地的,我让她向东她决不敢向西,你放心好了」狄力看孙佳慧还在犹豫,索性就把和倩雅的关係挑明了。
  「你们……」孙佳慧吃惊的对狄力说「那倩玉知道吗?」
  「知道,如果你答应了,你、我、倩玉、倩雅就如同一个人了,再没有什么分别。况且,我和你的事,倩玉知道的一清二楚」狄力心想,索性一锅端了,让孙佳慧彻底投进自己的这个集团,挑明也会更好,省得以后出现这样那样的麻烦。
  孙佳慧被狄力的话打蒙了,听到自己和狄力的事已经不在是秘密,倩玉和倩雅都知道了,她就觉得好像被扒了一层皮,什么都没有了。
  「姑姑,倩玉不反对我们的关係。其实很早以前,她就让我跟你说开了,大家在一块开开心心的度过后半辈子」狄力趁热打铁。
  孙佳慧心想,事情既然这样了,也没什么好的了,于是说「那我和你姑父说说,你等我的消息吧」。
  狄力答应着,起身穿衣,孙佳慧拉住他说「再来一次好吗?」
  狄力亲了亲她说「今天不行了,今天我还有好多事要做,就这几天吧,我给你电话,你到我家来,我在好好安慰安慰你」。
  出了孙佳慧的家,狄力看了看表,已经10点多了,他又给白晶打了个电话,问了辣椒的事,白晶告诉他一切正常,让他放心好了,只要等辣椒晒乾就可以装车了。狄力怕和她说多了,又引起两人的相思,忙对白晶说他还有事,过两天再和她联繫。
  狄力打车回家,马德芬看见狄力回来了,欢喜的走上前来,接过他手中的包,轻声问他事办的怎么样?看到马德芬的样子,狄力觉得很好笑,现在的她那里像他的岳母,简直就跟他老婆一样,狄力含糊的说办好了。
  狄力拉着马德芬坐在沙发上,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,一只手抓住她的乳房。马德芬羞涩的说「力儿,别,时间不早了,万一倩玉回来就麻烦了」。
  「怕什么,她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呢。」狄力说着,手已经拉开她的衣服,摸上了她的乳房。马德芬看了看表,确实离倩玉下班还有一个小时,她便任由狄力把玩自己的乳房了。当狄力真正用手去感觉马德芬的乳房,不由得感歎岁月的无情,她的乳房早已没有了弹性,摸上去的感觉就像抓了一团棉花。虽然感觉不是很好,可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心情,他把马德芬的衣服撩了起来,露出她那跟吊钟似的乳房。马德芬的乳房已经有些严重的下垂,虽然个头不小,但是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地瓜垂挂在胸前,深紫色的乳头显得有些发黑。狄力看了看觉得有些噁心,他上次和马秀敏母女做爱的时候,他并没有过多的关注马秀敏的身体,现在想起来,应该和马德芬的差不多。
  看到狄力注视着自己的乳房,马德芬觉得有些悲伤,老了,昔日高挺硕大的乳房本来是她的骄傲,可如今的乳房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丑陋不堪。她似乎看出了狄力对她的乳房的失望,心情一下低落下来,她把狄力的手拿开,把衣服放下来说「狄力,我该去做饭了」。
  狄力还在感歎她的乳房的丑陋,一时间没有回过味来。马德芬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,一边走,两行热泪流了出来。当马德芬的身影消失后,狄力才猛然醒悟,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伤了马德芬的心,不由得一阵懊恼。就在此时,电话响了,狄力一听,是倩玉来得,告诉他中午不回来吃饭了,有人请客。
  狄力接到这个电话,心道天助我也。正好把那个骚岳母干了,他的色心又起,进了厨房,一把抱住马德芬说「妈,倩玉中午不回来吃饭了」。
  马德芬挣扎着对他说「狄力,你放开我,我都是一个老太婆了,再说我是倩玉的妈,我们不能这样」。
  狄力紧紧搂着她说「你不老,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,一直以来,我都梦想有这么一天,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不在倩玉之下」狄力说出一连串肉麻的话「妈,咱们到卧室去,让儿子好好伺候伺候你」。
  马德芬的身子软了,胳膊也失去了力量,狄力一下把她抱在怀里,朝着卧室走去。马德芬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脸庞埋在狄力的胸前。
  进了屋,狄力把马德芬放在床上,专心的替马德芬脱着衣服。脱光衣服的马德芬显得更加丑陋,腹部的赘肉鬆松嗒嗒的,胯间的阴毛杂乱无章,两只乳房望两边倒去。狄力尽力不去想她的身体,低下头来到她的阴户,马德芬阴户的味道浓的很,那种闷骚的气味大概只有老年人才有。狄力很感兴趣的看着马德芬的阴户,马德芬的阴唇已经是黝黑的了,失去了光泽,阴道口象熟透的石榴裂着一张不规则的口,里面的肉都能看的见,屁股和大腿的皮肤上有许多的皱纹。
  狄力用手试探着望里插了插,干干的很枯涩。狄力想人老了,连水也少了。要是换做倩玉或是倩雅等人,现在下面早就是汪洋了。马德芬觉得狄力的手指划的她很疼,她轻声叫道「狄力,轻点,里面没有水,疼的很」。
  狄力把手指拿出来,想还是先亲亲吧,等有了水再做。他把头凑到她的阴户,舌头把阴唇捲进了嘴里,两只手在上边抓住她的乳房大力的揉捏着。狄力在舔了十几下后,感觉马德芬的阴道开始变的湿润,狄力把舌头望里伸了伸,尝了下淫水的味道,好酸,就跟喝醋一样,酸的狄力的牙齿都倒了。他连忙放弃吸取马德芬淫水的想法,把舌头弄出来去舔她的阴蒂。
  马德芬阴部对狄力来说,无论是在视觉或是在生理上给他带来的快感不是很大,狄力之所以这么感兴趣,主要还是心理的快感巨大,一想到她是倩玉的妈妈,自己的岳母,狄力就感觉鸡巴在跳动。
  狄力的头离开阴部,来到她的乳房,一口叼住马德芬那大大的乳头,牙齿咬在乳头的根部,舌头则舔弄乳头的顶部。马德芬终于叫了,一开始她竭力压制自己的慾望,毕竟强烈的羞耻心在制约着她。但在狄力一连串的刺激下,她终于放开了身心,把所有的伦理道德都抛在脑后,她欢快的呻吟着「我……啊……」
  狄力在用手指试探,觉得差不多了,硬挺的鸡巴早已憋的难受了,他屁股一挺,鸡巴顺利的插进她的阴道里。她的里面很宽鬆,肌肉失去了应有的弹性,狄力的鸡巴进去后,就像进入一个布袋子里,两边空蕩蕩的。狄力左右摇晃着鸡巴,好让自己舒服些。马德芬的叫声更大了「啊……狄力……」这种感觉已经5、6年没有了,这次给她带来快感的竟是自己的女婿,这种巨大的禁忌快感强烈的刺激着她,她要喊,要疯狂的扭动。她喊了,她扭动了,她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。
  狄力全心全意的操着她,他大力抽出插进,剧烈的扭动屁股,嘴里也跟着她叫道「骚货,骚比。我操死你」。
  马德芬开始听到狄力叫她骚货、骚比,心头感到有点不舒服,但是很快这种想法就被狄力的动作所淹没了。她迎合着狄力说「我是骚货,我是骚比,你快点用鸡巴来操我,我受不了了」。
  狄力兴奋的在马德芬的身上驰骋着,中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,马德芬显出一种米黄色的光芒。她的脸扭曲着,双眼紧闭,大嘴张开,双手向两边伸着,腋下的黑毛淫靡的随着身体的扭动而摇摆着。
  狄力就觉得快感从腰间一股一股的窜到脑中,他狠狠的抽插,一下一下,在马德芬高潮来临的的时候,他也狂吼着送出自己的精液。狄力无力的躺在床上,马德芬开始收拾自己的身体,看着狄力胯间的鸡巴,马德芬真想再来一次,可是有心无力,老了,年轻的时候能和倩玉的爸爸一晚上做个3、4次。可如今一次过后,自己就觉得腰酸背疼,不服老不行呀!
  狄力睡着了,连马德芬叫他吃饭,都没有把他叫醒。当刺耳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,狄力才从梦中惊醒,抬头看了看表,已经2点多了,他拿起电话,是吴立业来得,叫狄力现在去他的办公室。
  狄力来到吴立业的办公室,吴立业让他坐下后问他「中午,你姑姑把事情跟我说了,我想问问你,这个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?有什么计划没有?」
  狄力又诉说一遍,吴立业听后问道「有些事你考虑了没有,这货源也就是肉鸡有保证吗?这工厂一开,每天需要大量的肉鸡,这个数目不小,肉鸡从哪里来?肉鸡的数量能不能满足工厂的需要?这些问题你都没有讲到,不要到时候,工厂开了工,货源保证不了,那是要亏损的。你回去先想办法,把这个货源落实下来,我今晚要去北京,大概要3、4天的时间,等我回来,看你的行动再说吧」。
  姜还是老的辣,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些问题。是啊,货源从哪里来,农民愿不愿意养殖,有多少人养殖,养殖的数量够不够生产的数量,这些自己都没有考虑过,只想能挣多少钱,狄力想到这,马上去找了白晶。
  狄力把这些事和白晶说了,白晶说「你不会动员你们乡搞吗?只要一个乡搞起来,就会带动周围的人一起搞,到时候还发愁货源吗」。
  「话是这么说,可是不一定全乡的人都会搞,现在的农民对政府倡导的事不大理会。我怕到时候不会有太多的人搞。不如这样,你和阳谷那个工厂还有来往吗?不如先找几户人家干,只要他门挣了钱,比我说什么都强,农民是很盲从的,什么挣钱都会一窝蜂的跟着。到那个时候,我们再把工厂建起来,就不用发愁货源了」狄力把自己在路上的想法和白晶说了。
  白晶认为可行,狄力说「这样,明天你带上合同和我到庙张去,咱们找几户人家搞养殖,争取把局面打开。」
  白晶眼里露出崇敬的神色道「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」说着,上前搂着狄力亲了起来。狄力和她缠绵了一会后,分开说「白晶,咱们还是先把这件事弄好,来日方长,我想通了,我接受你的感情,不过不是现在,等工厂建起来再说」。
  白晶听到狄力这么说,开心的不得了,又搂着他亲了半天,才放他出了自己的公司。